• <input id="4a2c0"><acronym id="4a2c0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4a2c0"><u id="4a2c0"></u></input>
    <object id="4a2c0"></object>
    <menu id="4a2c0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4a2c0"><u id="4a2c0"></u></input>
  • 当前位置:  > 文章中心 > 人民健康 > 中医

    天问:中医究竟得罪了谁?

    2020-02-15 08:26:01  来源: 红色小兵   作者:红色小兵1226
    点击:    评论: (查看)

      前几天翻看了一下与新冠病毒肺炎类似的SARS病毒,就是2003年爆发的“非典型肺炎”,惊奇发现,到目前为止,SARS病毒(非典型肺炎病毒)究竟从何而来依旧是个谜,当然也就无所谓消灭了。

      就连专家都只好给出一句不疼不痒的话:“寻找SARS病毒源头的工作还在继续,彻底消灭SARS还有待全人类的共同努力。”(百度百科原话)

      好吧,这次爆发的武汉新冠肺炎病毒与SARS病毒极为相似,人们依旧走在寻找病源的路途中。我相信,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目标!然而,人类还有多少个“永无止境的目标”去追求?

      退一步来讲,在这个被人类任意左右的世界上,就算我们真的找到了那些传染病病源,真的研发出了病毒疫苗,那又怎么样?

      一转身,病毒受外界刺激变异了,疫苗失效了,我们只好继续寻找下去。

      这样的操作费时费力费资源,却得不到人类应有的回报,何苦来哉?

      在这个问题上,我们有理由相信:我们的医疗思路出错了!

      研发疫苗的医疗思路是西医的医疗思路,发现了新病毒,就急于去寻找病毒抗体,研发疫苗,一举将其歼灭。

      现在证实,病源根本无从寻找,谈何将其一举歼灭?

      稍微懂点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,世间万事万物相生相克,循环不息,根本无所谓源头,病毒也是世间万事万物之一,自然遵循这种规律,我们就算研发出疫苗,也只能定向消灭一种病毒,而与之相关联的千千万万不明物种依旧会纷至沓来,你能消灭多少?

      你不会想着把整个地球都毁灭吧?

      疫苗研制的周期很长很长……

      西医的这种对抗性思维在医疗体系中,短期来看可以起到良好效果,病人在医院里疾病可以很快消除,但出了医院疾病又复会发,治标不治本。

      从医院盈利的角度来说,这简直不能太绝妙啊!

      循环往复,生生不息,一场大病,让你祖孙三代倾家荡产砸到医院毫无悬念,人道主义嘛,家人又不能见死不救。

      现在看来,这种对抗治疗的思路,在现代医学中已经越来越难以适应当下各种疾病,比如:癌症、艾滋病、遗传病等。

      全都被称之为“绝症”,吓死的人不计其数!

      可是,我们为什么宁愿多一些“绝症”,也从来没有想过怎样绕过“定势思维”,用其他办法攻克所谓的“绝症”呢?

      在2003年抗击“非典”中,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创造了“零感染、零转院、零死亡、零后遗症”的伟大医疗奇迹,原本想着这场传染病过后,中医的治疗方法会被更多人认可,进而使中医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前途,以造福更多人民。

      结果,“非典”过后,迎接中医的是更加苛刻的政策措施,中医被排挤到防治社会重大传染病行列之外,中医入职资格也大大提高,学中医的人更少了,中医等来了一场断崖式发展悲剧。

      现在提起中医,人们只知道“国医大师”,而不知道民间中医还有多少活跃在社会底层。因此,但凡打着中医旗号进行医疗的行为,都被冠名以非法行医,或者骗人手段的帽子。

      这么多年来,对中医行业的无情打压,不禁让我们疑惑:

      中医究竟得罪谁了?

      中医究竟得罪谁了?

      中医究竟得罪谁了?

      为什么要说这个事情?

      在西医战争思维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中医整体思维却屡立战功,这次的武汉新冠病毒肺炎就是例子。

      由于波及面太大,几乎所有医务人员都上阵了,中医也因此得以发挥作用,同样的医疗条件,中医治愈人数远远高于西医,以至于国家屡次出台红头文件要求医院加快用中医药治疗患者,而且还附带了好多个行之有效的中药方。

      这也算是这么多年来头一回了!

      【震惊】湖北红头文件透露:中医药在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,参与治疗率仅30% ,已严令限期改正

      为什么中医能取得这样好的医疗效果,而西医却不行?

      新型冠状病毒在全世界是头一回爆发,西医侧重于寻找抗体,培养疫苗,这条路很长很长,短期内根本不会有太大成果,因此必然拖延了病情,治疗上所能取得的效果就会很差。

      中医从来不问病毒是什么东西,只讲究阴阳平衡、整体治疗,因此可以根据以往历史经验,在原来治疗肺炎的经验基础上,对药方进行加减,从而达到“旧瓶装新酒”的效果,旧的医疗方法,经过新的病理辩证,取得新的治疗效果,这样一来,就避开了研究病毒抗体的麻烦,一针见血直指疾病本身,所以速度比西医更快,效果比西医更明显。

      事实上,中医自《黄帝内经》诞生以来,这种“旧瓶装新酒”的理论就一直沿用至今,不管遇到什么疾病,都能从中获取新的辩证,从而施治。

      可以说,世间万事万物千奇百怪,世界变化天翻地覆,中医理论却一直“万变不离其宗”,正因如此,不管是什么疾病,在中医看来都是有解的。

      比如:癌症、艾滋病、遗传病等,在我身边,就有一位小伙伴,他爷爷有神经病前科,到他这一代时,神经病发作了(隔代遗传),将近两三年的时间一直疯疯癫癫,找了很多大医院治疗都束手无策,后来就是用中医药完全控制住了,到现在为止,几年过去了,根本看不出任何带神经病的迹象,跟正常人一模一样,只是平时忌一下口就行。

      人类要发展,但不能永无止境地把自己套进去!

      能“万变不离其宗”的,自然最好,能“旧瓶装新酒”,随时可以推陈出新,那就是上上之选了,谁说医疗的与时俱进要不断推出新理论、新思维、新药物、新手段?

      真正高明的是用旧东西解决新问题。

      人类的生命极其有限,一味强调推出新东西,却没法消化,最后结果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什么也干不了。

      就像现在的西医,很多人当了多年医生,一离开医院里那些“先进仪器”便什么病都看不了,这不是笑话吗?

      中医思维的整体性在这次新冠病毒肺炎中大显神威,有其内在的“硬实力”,正因如此,我们就发现,中医这种不管什么病毒,只要看准它怎样干扰我们身体,就能想出办法治疗它的方法,很高明,就像在自家庭院建造篱笆一样,管它来的是野猪,还是老虎,亦或是狗熊,统统拒之门外,疾病自然痊愈。

      中西医的差别就是这样,中医不强调直接消灭病毒,只是通过一些手段将病毒限制起来,进而慢慢驱除,治疗效果反而很好。西医强调直接向病毒发起攻击,而忘了防守或者围追堵截,反而很容易引起“当时治愈,事后病发”的严重后遗症。

      转变思维,世界上的绝症就不是那么难以攻克,所谓的传染病,不要总是想着将其拒之门外,让全国人民都不要走出房门,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    真正的好办法是让全国人民的身体“病邪不侵”,走不走出门都影响不了什么,那才是上上之选。

      现在的中医防治“大锅药”不就是这样吗?

      有病没病喝一碗,有病的治病,没病的防病,病毒自然无机可乘,传染病自然就过去了。

      从中医对待疾病的态度上来看,世间万事万物应该是共生的,所谓的病毒疫苗与病毒之间,也并非你死我活的关系。

      我们应该着重去寻找人类与其他万事万物之间相互生存的平衡点,而不是想办法消灭其他物种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这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,病毒就是自然的产物,你是永远消灭不了的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尝试着去与其共存呢?

      现在讲究中西医结合,其实,中医才是医疗系统的框架,西医只能算是医疗系统的砖瓦,有了中医的理论框架,再加入西医那些零零散散的砖瓦,医疗系统这座大厦才能稳固、坚实、耐用,经得起历史的考验,才能更好地面对我们的社会现实,以迎接更好的未来。

      任何“一边倒”思维在这里都是不可取的,中医也好,西医也罢,人为刻意干预社会选择,那就是自掘坟墓。

      我们期待中医强势回归,期待西医更加有“容人之量”!

      当然,现在当务之急是希望全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战“疫”取得最终胜利!

      红色小兵

      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

    「 支持红色网站!」

    红歌会网 SZHGH.COM

   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!
   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   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。
    传播正能量,促进公平正义!

    相关文章
    香蕉免费永久精品视频 安西县| 芮城县| 双流县| 博乐市| 永定县| 阿尔山市| 玛沁县| 嘉善县| 桂东县| 阿拉善左旗| 内黄县| 黎城县| 洛川县| 深圳市| 澳门| 洛南县| 常熟市| 庄浪县| 麦盖提县| 大庆市| 丽水市| 平谷区| 通渭县| 平远县| 龙泉市| 灵台县| 郴州市| 盐城市| 布拖县| 马鞍山市| 蓬安县| 海兴县| 黄冈市| 江孜县| 翼城县| 黎川县| 民权县| 新密市| 新营市| 高平市| 环江| 淮安市| 安龙县| 惠水县| 广河县| 长宁区| 垫江县| 阿拉尔市| 方山县| 汝南县| 福泉市| 盈江县| 墨脱县| 什邡市| 岑溪市| 宁德市| 镶黄旗| 敦煌市| 昭平县| 湖口县| 宽城| 新乡县| 红安县| 黄梅县| 龙游县| 南汇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