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4a2c0"><acronym id="4a2c0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4a2c0"><u id="4a2c0"></u></input>
    <object id="4a2c0"></object>
    <menu id="4a2c0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4a2c0"><u id="4a2c0"></u></input>
  • 当前位置:  > 文章中心 > 工农家园 > 工友之家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

    2020-04-17 10:53:01  来源: 新工号51   作者:亚马逊工人联合会
    点击:    评论: (查看)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每一个大改变都有一个开始:一个想法、一些坚定的人走到一起、一个计划和一点勇气。我们相信:你,也可以做出这样巨大的改变,因为我们——来自亚马逊芝加哥市DCH1配送站的小小的工人组织,也能够为全体亚马逊工人争取到带薪休假!

      我们听到萨克拉门托市的亚马逊工人写了联名信要求带薪休假,也看到了他们勇敢地停工,要求他们区域经理当面对质。于是我们同样决定,要采取行动!我们成功地争取到了251名工友,参与我们要求带薪休假的联署,来自三个不同班的三组工人,分别在三个“全员”会议上,成功地将我们的联名信交给了我们的最大老板。我们过半的工友每天都戴着‘亚马逊工人联合会要求带薪休假(Amazonians United for PTO)’的徽章上班。[1] 我们选择了跟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斗争,然后我们赢了。我们的运动还在发展,欢迎你加入我们!我们才刚刚开始,而这是我们如何胜利的故事!

      那么,为什么我们会决定发起争取带薪休假的斗争?因为我们发现亚马逊的政策里有承诺给我们带薪休假,但根本就是一纸空文。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写的吧: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假期: 亚马逊相信,为了个人健康以及维持优秀的工作表现,全体员工都应该享受定期休假。所有每周工作20小时及以上的正式员工,每一工资发放周期都可以累积假期。假期可以跨年累积,最多达160小时;……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个人带薪休假:亚马逊会为所有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的正式员工提供带薪休假,供员工生病或有其他私事时使用。所有每周工作20小时及以上的正式员工,每一工资发放周期都可以累积个人带薪休假……

      在我们质问主管,上述规定为什么没有被遵守的时候,他们简直把我们当成了认不得字的蠢货。他们给了我们各种借口,说道:‘这一政策并不适用于你们,因为你们是小时工,’虽然政策明明写道,像我们这种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的员工应该享受带薪休假。后来,主管又说你们没有带薪休假是因为你们是‘Q级员工’,而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什么‘Q级员工’!

      亚马逊在把我们当作劣等员工看待,于是我们开始跟我们的同事讨论这件事。很多工友认为这件事情实在过分,但并没有表示要为此做些什么;也有一部分工友认为我们简直是疯了,‘管得太多了’;还有一部分甚至问我们‘为什么成天都在抱怨,有个工作就不错了’;但也有一些人说,如果我们决定做些什么,那么他们会和我们站在一起。最坚定的一批工友则决业余时间会和,一起讨论怎么办。我们邀请了70多位工友来参加会议,但最后到场的有11人——也许你会说:‘只有11个?就这么点?’或者‘草,我搞的话可能两个人都请不来吧!’——那么请继续读下去,我们马上会告诉你过去一年里的那些幕后故事,让你能明白,为什么我们邀请了70位,能邀来11位。

      幕后故事

      首先我们要谈谈我们工作的地方——亚马逊DCH1配送站,如果你是芝加哥地区的亚马逊高级会员,那么你下单的所有商品大概都会经过DCH1。我们负责‘最后一公里’的配送。在DCH1,我们首先会对包裹进行扫描和分类,装到一些破破的大袋子里,接着装入亚马逊的面包车,最后配送司机就会把东西送到你家门口。DCH1在芝加哥市南部的皮尔森区,来自整个芝加哥的数百名非洲及拉美裔工人在这里工作,这里没有工会或是其他公益组织为我们撑腰,只有我们这些有自尊心的工友,在努力养家糊口。

      大概一年前,也就是2019年的夏天,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实在是受够了亚马逊的这些混账事,在下班后开了个小会,因为我们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了。亚马逊当时没为我们提供稳定、干净的饮用水,不是完全没有水就是没有杯子,或者饮水机坏了,甚至流出来的都是脏水。我们都分别跟主管提起过这件事,他会答复‘我们正在处理’,但一直没有弄。于是我们写了一份请愿书,要求干净的水,叫我们的同事一起签名。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2019年夏的请愿书,参与的工友会在表格中填写自己的姓名,班和联系方式。工友们的具体诉求包括每天提供免费瓶装水、清理饮水机、确认够杯子,定期更换饮水机过滤器,以及工作中随时喝水的权利。

      工友们对于参与联署感到有些紧张,但是最后,我们寥寥几人就争取到了150多名工友的联署。工友们这次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是因为我们并没有提出什么疯狂的要求,我们只是在要求人类生存的必需品而已。几周后,在DCH1每日开工前的站立例会上,我们向主管提交了联署书。我们安排了一位工友举手说:‘我有个安全提议:事实上我们150个人都有一个安全提议——我们需要水!’随后其他工友也陆续发言。主管变得非常紧张,只是不停重复说:‘我马上处理’,一个小时以内,他就跑到最近的杂货店去为我们所有人购买了足够多的瓶装水。后面几个月,亚马逊为我们提供了瓶装水。而在几周之内,饮水设施就遍布了我们工作场所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    从这件事中,我们明白了只有我们组织起来、共同行动才能争取到改变。而因为亚马逊的恶心事远不止水,所以我们又一次碰头了,经过一些思考为我们这个小组取名为‘DCH1亚马逊工人联合会’。我们接下来邀请了更多当时参与联署的工友,下班后在麦当劳见面。我们决定要在工友中进行一次调查,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      调查的结果很快出来了:仓库里实在是太他妈热了、工资太低、还有我们需要医疗保险。我们接下来又组织了要求空调、加薪以及医疗保险的联署。在亚马逊会员活动周的第一天,我们25名工友利用了我们15分钟的工间休息时间,一起走进主管的办公室,递交了联署书。主管紧张起来了,说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权限范围,会请示上级领导。休息时间结束了5分钟之后,我们就离开了办公室,正在这个时候,主管向我们喊道:‘我真想问问你们: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!’我们都笑了,告诉他这是他的送别礼物,因为他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了。

      当天晚上,站长(Site Lead)早早就起来,赶到了DCH1,跟生气的工人交涉,但他说他只能和我们一对一交流,而我们对这个不感兴趣。他拒绝跟我们集体交涉,但夏天有一天特别太热的时候,我们成功逼他下令关闭仓库并让我们回家享受一天带薪假——这是DCH1自2015年建立以来的头一遭。

      在那几个炎热的月里,我们不断地行动:我们与一名出言不逊的管理对质,逼亚马逊对他进行培训,教他如何尊重工人;我们在全员会议上与最高领导对谈,要求涨薪;我们制作了DCH1亚马逊工人联合会的文化衫,开始穿着上班;我们开始在午饭时间每周组织一次聚餐,分享食物以培养集体感情;当然也少不了周末派对。所以,当我们发现亚马逊剥夺了我们应有的带薪休假,我们已经有准备了。

      你也许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工也需要带薪休假,原因是这样:在亚马逊的配送站,他们雇用小时工纯粹是为了节省成本,提供廉价、‘弹性’的劳动力,规避要提供医疗保险或其它福利。现在经济不好——很多人一份全职工作根本不足以糊口,DCH1的许多员工都在压缩睡眠时间,身兼数职。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孩子、要供养其他家庭成员、要上学或是单亲妈妈/爸爸,我们必须要有带薪休假才能从亚马逊的永无止境的吸血中恢复过来。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里,整个经济机器就是为榨干我们的最后一滴力量而设计。我们需要带薪休假,因为这可以给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,让我们可以真正地生活,不忘记有尊严和自由是什么感觉。

      对我们工人来讲,鄙视,往往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你想,当我们问带薪休假的事,主管把我们当傻子、文盲,我们是什么感觉?为了唤起大家的注意,我们做了一张传单,上面附有员工手册关于带薪休假的条款的截图。在休息时间、上班前和下班后,我们就向我们的工友们派发这些传单。直到去年12月,当我们听说萨克拉门托的亚马逊工人联合会在罢工争取带薪休假,我们决定向他们学习,把我们的斗争也升级到他们的水平。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我们看到萨克拉门托亚马逊工人联合会的工人戴着这个徽章,后来我们也在DCH1发放了这样的徽章

      于是在2020年1月,我们DCH1亚马逊工人联合会的成员再次齐聚一堂制订了新的计划。大家对于延续萨克拉门托亚马逊工人联合会的工作、接力行动都感到非常兴奋,所以我们也就发起了一场要求带薪休假的联署行动,开始在休息期间、上班前和下班后收集签名。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争取带薪休假的联署书,具体的诉求为:与其他亚马逊兼职员工获得同等的带薪休假权利,以及与区域经理当面交涉

      一些工友最开始的时候持怀疑态度,觉得不会有结果。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已经组织了数次联署活动,所以有些工友的反应是‘又搞联署?!’。不过很多人看到了亚马逊明面上承诺给我们带薪休假,但实际上没有给,也觉得不公平。最后我们邀请的绝大多数工友都签了名——因为如果亚马逊的其他兼职员工有带薪休假,我们也应该享有。我们要的是平等的待遇。

      随着各个班的工友都听说了我们的努力,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我们配送站里的气氛就开始升温。工友们开始主动问我们已经征集到了多少签名,某某人是不是也签了,我们打算什么时候递交联署书,甚至还有些工友在休息室公开号召大家参与联署。这段时间,工友们在面对管理的时候也普遍变得更勇敢了,除了带薪休假,他们还会提出很多其他问题。

      二月的脚步逐渐逼近,管理们将季度全员会议的时间定在了二月中旬。我们决定就在这些会议上递交我们的联署书,因为那时全体工人还有站长都会在场。我们一共收集了251份签名,每个班的工人都有,因此决定分别在三次会议上都进行提交,这样所有的工友就都可以直接听到管理层的回应,并有机会发言。

      我们第一次提交联署书是在星期一的凌晨4:30,夜班结束的时候,同时也是2020年的首次全员会议。站长毫无准备,就默默地收下了联署书。我们一边提交联署书,一边向在场的所有人解释我们的行动和我们的诉求。第二次提交则是在几个小时后,早班开全员会议的时候。这次站长已经准备好官方说辞了,便拒绝了接收联署书,让我们的工友非常惊讶和愤怒。

      第二天,在我们的两次提交过后,站长带着人资找了每一个提交联署书的同事,告诉我们管理层已经看过了联署书,但区域经理不会跟我们见面的。我们的站长只愿意跟我们一对一见面。我们的诉求是跟区域经理集体会面,不是跟站长一对一谈话,于是我们没有同意陪他玩这套内部分化的把戏。

      我们蛰伏了几天,用这些时间来告诉工友们管理层是如何拒绝同我们进行集体交涉,大家都感觉被冒犯到了。于是,在星期五的凌晨4:30,在后半周夜班的全员会议上,我们第三次提交了联署书:一位工友举手提问,站长喊他的时候,另外8位工友就一起站起来,向站长提交了联署书。

      站长没有预料到会再有一次提交,便立即开始试图打发提交联署书的工人。他放大声音试图盖过这位工友的声音,还举起手想让她闭嘴。但那位工友没有动摇,得到了全场人的掌声。她对着所有人揭露了站长是如何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一个讲稿,而根本没有回应大家的问题。她宣布只会再给站长一周的时间,安排区域经理与DCH1亚马逊工人联合会见面,随后就背对着站长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第二天晚上,提交联署书的工友们走进休息室时,室内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    工友们对管理层傲慢而无作为的态度非常愤怒,他们会质疑:‘为什么他们非要单独见面?明明我们250个人想谈的同一件事情!’。我们向萨克拉门托亚马逊的工人学习,制造了250个印有‘亚马逊工人联合会要带薪休假’字样的徽章,并开始在休息时间、上班前和下班后派发它们。大家都很想要一个,它们让我们感到团结一致,我们戴着为自己感到骄傲。

      接下来管理层就作出了一系列滑稽的举动——在每日开工前的站立会议上,经理会读一份文件,告诉我们我们有权罢工,他们也不会阻止。不过管理层要求我们在离开的时候告诉他们,并让他们扫描我们的工牌,这样他们就可以知道还有多少工人留下来干活了。亚马逊总部肯定已经和当地领导打过招呼了,跟他们说过萨克拉门托亚马逊工人联合会最近的罢工行动,也有心理准备,我们也可能随时暂停生产。

      当时大家都在讨论罢工,讨论把争取带薪休假的斗争扩散到整个美国的亚马逊。于是我们制作了更多的徽章,并将它们邮寄给其它地区想发起带薪休假斗争的亚马逊工人。我们还派了一些成员参加一个国际亚马逊工人的会议,呼吁全世界的亚马逊工人团结一致,为平等和带薪休假权利而战。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DCH1亚马逊工人联合会的成员和来自全世界的亚马逊工人在一起

      接下来,在争取带薪休假的斗争中,新冠疫情不期而至。亲眼看着亚马逊对疫情的处理,如何(还在)让我们最高危的工友陷入生命危险之中,我们肯定要行动起来!纽约亚马逊工人联合会发起了联署活动,要求亚马逊立即采取措施,制止新冠病毒在亚马逊‘野火般地蔓延’,于是我们参与了联署,并将其广而告之。现在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得到了数千份签名,并迫使亚马逊做出了些许改变——但还远远不够!我们需要来自更多站点的工友站出来!

      我们争取防疫措施的新斗争正在发展壮大,已经成为了国际性的工人运动。世界各地的亚马逊工人对公司视人命如草芥的态度越来越愤怒,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亚马逊对我们带薪休假的要求屈服了: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亚马逊3月20日关于带薪休假制度的通知,通知说明,自三月起,所有小时和季节工,每周工作不到20小时的X级员工除外,都可以享受带薪休假了

      我们现在已经为数万名亚马逊员工争取到了带薪休假,这是值得庆贺的胜利!但是我们庆祝的同时也明白,亚马逊给我们带薪休假并不是出自善心——我们都知道他们根本不在意我们的死活,他们关心的只是让那些包裹动起来,而且越快越好,让他们赚钱可以赚得更快。亚马逊给我们带薪休假只是为了让我们能安分下来,让包裹继续顺利运送。疫情之下[亚马逊总裁]贝索斯享福了:除了会员周和2020年的正常旺季,亚马逊今年还将享受一个‘疫情高峰’!

      亚马逊给我们带薪休假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的运动在增长,他们想通过把他们本来就欠我们的带薪休假还给我们,让我们在这个疫情高峰期安分一点。带薪休假,这不是亚马逊给我们的馈赠,是我们从亚马逊贪婪的双手里抢回来的!而我们必须继续斗争,才能让亚马逊把我们的带薪休假和已有的病假分开计算。来看看这份文件最下面的一个问题吧: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问:如果我住在一个有病假制度的地区呢?

      答:在法律制定员工有病假权利的地区,你的带薪休假时间会超过法定病假时间标准的,你可以在任何法律制定使用病假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带薪休假。直到六月你的病假以及超过病假时间的带薪休假会分开显示。这两项由六月开始会合并为一项带薪休假。

      亚马逊又想欺骗我们了,就像当时他们把我们每小时的工价涨到15美元,但是取消掉我们配送站工人的月奖金和股份分配。这意味着来自不同工作现场的工友都需要团结起来,让我们的运动成长为全国性的运动。我们的病假给我们生病的时候使用的,而带薪休假,是为了给我们一些个人放松休闲的时间,我们需要假期,才能享受到生活的一点点乐趣。

      在一些城市和一些州,法律已经规定亚马逊必须给工人带薪病假;但我们发现即使法律要求他们那么做,亚马逊也会公然违法,装不懂法;工人只要不要求,就什么也不给。所有工人都应该享有带薪病假,所有工人都应该享有带薪休假,所有工人应该有假期。这些全部都是分开算的,而我们必须坚持要求所有我们应有的权利。在我们芝加哥这里,我们已经享有了带薪病假,我们可不会接受亚马逊把‘带薪病假’直接改成‘带薪休假’,然后声称他们给了我们带薪休假的权利。

    疫情之下赢得带薪休假,亚马逊工人胜利了-激流网

      亚马逊员工使用的员工端app,第一项是带薪休假,第二项是带薪病假,据上面的通知,到六月这两项都会合并为一项带薪休假

      我们仍然会庆贺我们全国范围争取到带薪休假的胜利,但我们也依然会斗争下去,反抗亚马逊夺走我们的带薪病假。我们呼吁我们的工友,来自全世界的工友,跟我们站到一起。

    「 支持红色网站!」

    红歌会网 SZHGH.COM

   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!
   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   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。
    传播正能量,促进公平正义!

    相关文章
    香蕉免费永久精品视频 曲阜市| 宿松县| 开江县| 佛学| 浠水县| 松江区| 阳曲县| 屏东市| 新安县| 合水县| 延川县| 灵山县| 德令哈市| 罗甸县| 乐昌市| 天门市| 光山县| 镇安县| 元氏县| 金川县| 辉县市| 澄城县| 团风县| 丘北县| 翁牛特旗| 洛阳市| 涿鹿县| 宁陵县| 赞皇县| 保定市| 涞源县| 正阳县| 重庆市| 皋兰县| 昌平区| 天峻县| 庆云县| 灵丘县| 平度市| 普安县| 镇沅| 兴隆县| 涞水县| 交城县| 宁城县| 苏尼特右旗| 文昌市| 进贤县| 班戈县| 邵阳市| 锦州市| 兴义市| 铁岭县| 沙湾县| 江西省| 乐至县| 平乡县| 霍林郭勒市| 基隆市| 威信县| 开原市| 乐业县| 北流市| 瑞金市| 虎林市| 梅州市|